006直播

006直播

006直播

006直播手机版

006直播网站地图

006直播 > 侯府小哑女 > 第1043场 番外(一)
    初春,平阳郡!

    小哥哥小姐姐们迫不及待换上了薄薄透气夏装。

    他们笑闹着,往城外通天观而去。

    跑跑跳跳,不知疲倦!

    山林中,时不时传出他们的笑声。

    年轻真好!

    当然也有不合时宜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这要是让顽固派看见了,又该说不知规矩,有伤风化。大周乃是蛮夷,不通教化。”

    “那到底是该男女大防,还是应该顺其自然。”

    “都不好!正所谓没有规矩不成方圆,一味男女大防不好,一味放任不管也不行。应该松弛有度,不该过分严厉,也不该过分放纵!”

    “计相言之有理。”

    燕云歌从马车下来,萧逸自然是跟在他身边。

    他们这群中老年旅行团,顺利到达平阳郡。

    今儿行程,参观通天观,感受一下天下第一观的香火鼎盛。

    还没正式上山,这才刚到山门脚下,一群人老心不老,操心家国大事,任何一件事情都可以引申到国家层面的退休老干部,就开始争论起来。

    平阳郡在燕云歌的潜移默化影响下,称得上是天下最包容最开放的地方。

    这里的人年轻人,自由奔放,他们尽情地抒发自己青春汗水感情,想做就做。

    可谓是最有活力,最有冲劲,也是最包容,思想最开明的一群年轻人。

    就连京城也要甘拜下风。

    理所当然,平阳郡的一切,引来许多老学究,卫道士地强烈抨击和反对。

    指责平阳郡带坏了天下风气,更带坏了年轻人,给年轻人灌输了许多糟粕。

    于是乎……

    双方人马,通过报纸文场文集,打嘴仗。

    打得不亦乐乎,全天下人一起看戏。

    这场嘴仗已经持续了十来年,必将继续打下去。

    思想是多样的,人是多样的,永远都不要妄想统一天下人的思想。

    所以,思想的多样性,必然会引起思想层面地冲突。

    也就是大周,不因言获罪,对于民间议论持包容态度,才有了这场旷日持久地嘴仗。

    燕云歌朝山顶方向望去,树丛茂密,看不见人,但谈笑声,吼叫声,却一直没断绝。

    他们离着上山的道路,也就是一个小小停车场的距离。

    日头逐渐升高,越来越多人朝山上涌去。

    有夫妻,有同窗,有好友,有亲朋……

    大家面上都带着笑容,眼中带着期待。

    不知为什么,一到这地方,人的心情就变得爽快。

    莫非此地果真能影响人的心情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从众!来到这里的人个个都高兴,你一个人哭丧着一张脸也不合适,对不对?”

    萧逸调侃道。

    燕云歌哈哈一笑,“挺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哲学道理,生活道理。

    他又问道:“要不要叫一辆滑竿,抬着你上去?”

    呸!

    燕云歌这很是不屑。

    她说道:“区区仙鹤山,才多高一点,还需要乘坐滑竿。你莫要小看了我,我还没到七老八十走不动路的年纪。”

    “算我说错话!你要是走不动,偷偷和我说一声,我推着你上去。放心,我偷偷的,保证不叫人发现,我更不会笑话你。”

    燕云歌偷偷踩了他脚,叫他乌鸦嘴不许胡说。

    她含笑看着旅行团诸位成员,“这座山都没问题吧,都能爬上去吧?我走前面,在道观集合。然后一起上后山山顶。大家都加把劲,不要让我等太久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!”

    “区区通天观,不在话下。”

    成员个个信心满满。

    不就是爬山嘛,没难度。

    就算有难度也没难度。

    大男人绝不认输!

    就算此刻腿脚已经开始颤抖,也绝不流露出半点心虚。

    就是这么自信!

    燕云歌和萧逸一起,率先爬山。其他人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萧逸一脸轻松,时不时朝身后看一眼,笑一笑,笑得意味深长。

    武将都是实力派!

    那群文臣都是嘴炮强者,真要比拼体力和耐力的时候,哈哈哈……

    燕云歌瞥了他一眼,“很嘚瑟?”

    萧逸胆子好大,大方点头,就像是开屏的孔雀,显得十分骄傲。

    燕云歌笑了起来,“你信不信,那帮老臣肯定能跟上勋贵武将的速度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萧逸坚决否认。

    燕云歌说道:“君子六艺,这是我对文臣的要求。他们都执行得很好,不曾懈怠。他们笔杆子厉害,剑术也不差。比拼耐力,更胜一筹。只要咬紧牙关坚持,肯定能跟上。而且,以他们的骄傲,岂会甘心输给一群武将勋贵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太小看武将勋贵,都是从小打熬身体,耐力体力那都是顶呱呱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拭目以待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!”

    燕云歌和萧逸,两位圣人,率先比试。

    身后的文臣武将,也暗搓搓,暗中比试。

    这是中老年旅行团,但也不能堕了昔日的威名。

    所以……

    这个旅行团,随时随地,都会开启比拼。

    慢悠悠跟在最后面的侍卫们,都是一脸面无表情,但是心情则是翻白眼。

    再快也没我们年轻人快。

    只可惜,他们这群年轻人没资格参与比试。

    还是恪守职责,保护诸位贵人的安全。

    到达通天观,放眼望去,全是人。

    “第一次感受到平阳郡竟然有如此多的人。”萧逸感慨。

    想当初,他们初来乍到,刚在平阳郡安顿下来的时候,偌大的郡,下辖几个县,人口加起来也才五六万。

    整个府城,找不出五千人。

    而今……

    到哪里都是人,人口增长迅猛。

    一代一代的人口出生,成家立业,生儿育女……

    他问燕云歌,“平阳郡如今有多少人?”

    江山社稷,每个州府郡县的数据都在燕云歌的心里头。

    都不用去苦苦回忆,答案张口就来。

    “平阳郡登记在册的人口,截止前年有五十万。”

    “足足增长了十倍啊!”

    燕云歌脸上带着由衷的笑容。

    她很骄傲地说道:“这几年朝廷大力推广惠民药局,太医院作为天下最高规格医药衙门负责培养医药人才,成果显著。

    每年春秋换季,容易爆发伤风感冒的季节,各地惠民药局都会进行大规模义诊,免费发放药材。

    同时,重点培养专业稳婆,新生儿护理,减少新生儿死亡率。故而,人口增长很喜人。”

    萧逸紧握住她的手,“当初你让户部拨款筹建医学院,一群臣子还在反对。后来,你让少府筹办这件事,这么多年过去,成果显著,打脸那群反对的臣子。

    就该让他们看看,惠民药局这些年做出了多大的贡献。让他们羞愧,为自己的浅薄短视羞愧。”

    燕云歌哈哈一笑,“其实,出言反对的臣子不是浅薄短视,反而相当的聪明且有远见。

    他们知道,一旦全面开展惠民药局,成立医学院,年复一年,开销逐年增加,对户部是一项极大的负担。

    他们之所以反对,就是为了将这件事推给少府,让少府承担所有费用,他们坐享其成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个够狡猾的。那你还成全他们?”

    “算了!户部只管户部的事情。医药这一块,的确不适合交给六部衙门去做。少府出面主导这件事,其实是最合适的。瞧瞧,效果很好,人口增长显著。”

    十几年前,天下还不曾太平。

    燕云歌力排众议,乾纲独断,成立了皇家医学院,率先在京畿一地大力推广惠民药局。

    最惨的时候,皇家医学院,只有不到十个学生,根本配不上医学院的名字。

    等到第三年,招生信息推广天下,那一年皇家医学院迎来了第一次爆发,足足招收了八十个学子。

    八十个,似乎很少。

    尤其是和那些考科举的书院比起来,显得微不足道,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但,对比之前医学院不到十个学生的情况,则显得很多。

    尤其是……

    天下风气,读书考科举。

    读书多年,结果跑去当大夫,在世人眼里,那就是不务正业。

    能冲破家庭阻碍,冲破世俗偏见,非医药世家的学子,毅然决然决定读医学院,能有几十个人,这已经是非常大的成就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很多医药世家的子弟,都还在观望。

    到底是继续待家里学习家传医术,还是去医学院学习,都还没打定主意。

    却有一群纯粹的读书人,率先决定读医学院,这就是巨大的成功。

    有了这群人的示范效应,医学院学生逐年增加。

    直到现在,在校生,常年保持在四百人左右。

    已经是非常大的进步。

    一年一年……

    识字班的教书先生在增加的同时,各地医生大夫,尤其是妇科女大夫数量也在逐年增加。

    这才是燕云歌觉着最骄傲的地方。

    她这二十年的皇帝没白当,好歹有点功绩,给天下给后世留下一点榜样,一点好东西。

    现在,识字班和医学院下属的护理学校对接。

    对于那些读书有天分,愿意学习的女孩子,识字班会推荐他们前往护理学校继续深造,专攻妇科,或是新生儿护理。

    只要将本事学到手,就能靠这项本事吃一辈子。

    但……

    这项工作并不理想。

    很多女生的家长,更愿意让女孩子进入纺织班学习,一样可以吃一辈子。

    而且体面,还不会被人说三道四。

    世人对稳婆这一类工作,其实是有偏见的。

    “那就是一群三姑六婆。小姑娘家家,学什么不好,学三姑六婆,操持下贱行业。”

    似乎和鲜血沾染,尤其是必然会沾染‘污血’的行业,在世人眼里就属于下三滥。

    学纺织多好啊。

    学好了纺织,可以去棉服厂上班,去布匹厂上班。

    还可以进一步学刺绣,工钱更高。

    找婆家,都是抢着要。

    稳婆,在世人眼里等同于媒婆,都是需要的时候很尊重,不需要的时候很不待见,生怕沾染上的职业。

    不行,不行!

    自家孩子还是黄花大闺女,哪能学这个。

    世人的偏见,不是一朝一夕能改变的。

    甚至一百年,两百年,都无法改变。

    只能另辟蹊跷。

    于是乎……

    护理学院将招生对象改为已经成亲生育的妇人。

    这一改,效果果然好上许多。

    很多小媳妇,中年妇人跑去学习。

    就指望着学习一技之长,能有个收入。

    她们手笨,说是眼花,干不了纺织,更做不了刺绣。

    学习新生儿护理,这好办啊!

    都是生过孩子的妇人,怎么说也有点经验。

    但……

    学习之前,还是要通过识字班的考核。

    这就刷下去一批。

    连识字班的考核都不能通过,证明脑子的确很笨。

    这一来,保证了护理学校生源质量。

    燕云歌坐在栏杆上,“一路南下,京畿一带惠民药局和护理学校开展得最好,平阳郡也不错。其他地方,或多或少都有点问题。这事得和少府好生说说,叫他们派出监察司巡视,太医院也要跟进。”

    萧逸拉着她的手。

    老夫老妻,手牵手,在这人来人往的道观,的确少见。

    别说道观少见,大街上更少见。

    就没见过老夫老妻还牵手的。

    肉麻!

    完全不顾及旁人的感受。

    这一幕,引来来往众人的侧目。

    “瞧,他们竟然牵着手。都多大年纪了,还当自己小年轻呢。”

    “管得宽!牵手说明人家感情好。以为人人都是你家老爷子,纳了七八个小妾还不够,继续琢磨着纳妾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少见多怪。”

    一对年轻的夫妻,从燕云歌萧逸身边走过去,嘀嘀咕咕,说的内容全都传到了他们两人耳中。

    两人相视一笑。

    萧逸越发握紧了燕云歌的手。

    “他们就是眼红,哼!”

    特傲娇。

    燕云歌抿唇一笑。

    萧逸朝山下方向望去,“他们总算上来了。等得够久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都是让着你,真要放开了脚步赶,我们估计都不是他们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还是燕云歌了解大家的想法。

    文臣武将不是爬山慢,而是故意落后,最好要落后一段距离。

    如此做,才是一个合格的臣子。

    虽然……

    燕云歌不赞成臣子们这么做,但也不会干涉。

    为官之道,不是一道旨意就能扭转过来。

    大家都上了通天观,果然如燕云歌所说,文臣武将齐齐上来,没谁先没谁后,都是一个速度。

    这群人,看见两位圣人,就开始拍马屁。

    漂亮话一箩筐一箩筐往外倒。

    燕云歌: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逸:“……”

    耳朵都起茧了。

    行了,行了!

    休息够了,就继续上山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