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6直播

006直播

006直播

006直播手机版

006直播网站地图

006直播 > 人魔之路 > 第1033场 天罗界面的人(求订阅)
    只见画像所绘的,是一个长着一对黑色翅膀,四肢无比粗壮的异族修士。

    这异族修士的容貌,看起来跟金身夜叉季无涯有点相似,不过在其头顶上,多出了一根黑色的独角。不止如此,其胸膛上还有一副圆形的蓝色图纹,应该是激发某用神通用的。

    即便是以北河的见识,他一时间也没有认出来,万妙人所画的到底是哪一族修士。

    于是他看向了画像下方的两个字。

    “蛮骷。”

    “蛮骷?”只听北河喃喃。

    整个玉简中,除了对方的画像还有这两个字之外,就别无他物了。

    “不错,这是此人的名字。”只听万妙人点头。

    “哼,这就是你所说的详细信息吗!”只听北河一声冷哼,脸上的不快之色毫不掩饰。

    万妙人脸色抽动,“本姑娘也就知道这么多,不然的话以我的占卜之术,哪里还用得着来求你帮忙。”

    北河从额头摘下了玉简,并深的看了此女一眼,“此人是谁,你又为何要找他!”

    他心中颇为好奇,因为如果万妙人乃是天演宗的圣女,那能够被此女想方设法寻找的人,必然来历不简单。甚至在北河看来,对方手中说不定有什么宝物。

    闻言万妙人道:“这是本姑娘的一个仇家。”

    “仇家吗!”北河似笑非笑的看着她,对此不太相信的样子。

    不过他并未再追问什么,而是吸了口气,服下一粒补充魔元的丹药后,再次运转了天魔吐纳大法。

    随着他体内魔元的充盈,他的容貌开始逐渐的恢复青春,最终在万妙人的注视下,变成了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。

    对此万妙人只觉得啧啧称奇,不知道北河施展的是什么术法神通,竟然能够改变气息和容貌。

    接着她就看到北河拿起了手中的时空法盘,体内魔元催动之下,注入了其中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北河的脑海中,还浮现了那蛮骷的样子以及名字。

    霎时,他手中的时空法盘轻颤了一下,而后开始主动吸收他体内的魔元。使得此宝上的灵光,都微微亮起。

    接踵而至的,是北河的身躯随之一颤。他体内的魔元,逐渐的向着时空法盘流逝而去。

    一时时空法盘的镜面上灵光大涨,混沌之气宛如被一层层的拨开,逐渐变得清醒。

    北河神色微动,因为他感受到时空法盘对他体内寿元的吞噬,并不剧烈。

    这就意味着,万妙人要找的这位,跟他之间的距离并不远。

    不消片刻,画面逐渐的清晰了。只见在镜面上浮现了一座黑色的城池,从鸟瞰的视角来看,这座城池的巨大尽显无疑。

    而通过城门上的门匾,他已经认出这座城池名叫“无恶城”。

    这座无恶城北河倒是有所耳闻,此城乃是万古大陆上,为数不多规模和大小能够跟元魇城齐名的城池。

    随着北河心神一动,视线开始放大,向着下方的那座城池掠去,最终出现在了城中的一座山头,并继续深入,出现在了一座洞府中。

    万妙人要找的那位,赫然就在洞府的一张石床上。

    不过在石床上可不只对方一人,还有另外两具不着寸缕的胴体,如今的三人正在做一些羞于启齿的事情。

    看到镜面上的画面,北河只觉得有些无语。

    而后他尝试着准备掐断了跟手中时空法盘的心神联系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,突然间时空法盘颤抖了一下,接着此宝灵光大涨,那股对于他体内寿元和魔元的吞噬力开始变得剧烈,北河有一种此宝他无法扔掉的感觉。

    心中一惊之下,他亦是加大了力度。

    可这一次跟以往不同,随着他的动作,时空法盘威力继续暴涨。北河的寿元还有体内的魔元,源源不断的被吞噬。

    时空法盘上的画面流转,再次浮现了浓郁的混沌之气,不断翻滚着。

    混沌之气的深处,似乎还有一道气息,此刻想要将混沌之气给撕开,出现在北河的面前。

    仅此一瞬,北河就想到了天罗界面。

    吞噬了那诡异婴儿后,他知道时空法盘乃是天罗界面用来定位的一件法器,并且天罗界面的人,能够借助此宝打通跟他所在万灵界面之间的通道。

    这个念头刚刚生出来,北河一声低喝,而后身躯都开始狂颤。

    一时间只见灵光大涨的时空法盘,此刻开始时明时暗的闪烁,显然北河的挣扎起了作用。

    不过此刻在时空法盘镜面上的混沌之气,也已经快要消失干净,其上的画面也即将浮现。

    北河的心中有一种预感,那就是在另外一头,有人在用另外一面时空法盘,试图跟他联络在一起。而且对方也在损耗着寿元,并且比起他所损耗的更甚。

    就在北河即将掐断跟时空法盘的联系时,时空法盘镜面上的混沌之气终于消散,而后北河就看到了在镜面上,浮现了一双白色的眼珠。

    这双眼珠没有丝毫波动的注视着他,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。

    看到这双白色眼珠的瞬间,北河脑海嗡的一声,变得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接着那双白色眼珠,就在他的瞳孔中越放越大,就像两个漩涡一样,要将他给吞噬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千钧一发之际,北河眉心的符眼陡然睁开,跟那双白色的眼珠对视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刹那间,那种被吞噬的感觉就为之一顿,而后那双白色眼珠,终于从北河的瞳孔中退了出去,重新落入他的视线范围。

    北河心中有些后怕,刚才若不是关键时刻他睁开了符眼,恐怕就会被对方给侵入心神了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对方不用说也是天罗界面的人。而且他还有种预感,镜面中的这位修为应该极为恐怖,只是因为相隔太远的距离,对方施展的神通被无限的削弱了,不然的话他恐怕一瞬间就会着道。

    跟对方注视了一眼后,北河心中一声冷哼,而后他紧握时空法盘的手掌一抖,一时间镜面上的画面就波的一声碎裂开来。

    这一刻北河体内的寿元以及魔元,终于不再流逝。

    不过他的脸色却极为阴沉,心中还浮现着刚才的那双眼珠,那一幕似乎还历历在目。

    对方应该是想要将他给操控,到时候好激发这面时空法盘,让天罗界面的人,打开通往他所在万灵界面的通道。

    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这面时空法盘,他将来就要少用,甚至是想办法封印或者扔掉了。

    “姓北的,如何了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只听他身侧的万妙人看着他问道。

    闻言北河缓缓回过神来,刚才他激发时空法盘的时候,万妙人虽然一直注视着镜面,但是却并未看到什么,看来时空法盘上的画面只有他能够看到。

    吸了口气后,北河平复了一番心情,而后道:“找到了,人在无恶城。”

    他并不打算告诉万妙人,之前那双白色眼珠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无恶城?”万妙人神色一动。

    对此北河并未多言,而是取出了一枚玉简,接着就将他所看到那叫做蛮骷的异族修士所在的位置,详细的铭刻在了其中。

    不消片刻,他将手中的玉简取下,向着万妙人一掷。

    后者接过后大喜过望,立刻贴在了额头查看。

    当她将玉简拿下来时,再次看向了北河,并道:“不会有错吧?”

    “信不信由你!”北河道。

    万妙人大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,暗道北河应该不会骗他,这才将玉简给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同时只听此女道:“既如此,那就多谢了。这次你我二人也算是合作愉快,后会有期吧。”

    此女话音落下后,北河却道:“且慢!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万妙人不解的看着他,同时心中还生出了一种不太妙的预感。

    这时就听北河道:“你给的土息精壤还有没有。这东西北某需要,可以花大价钱购买。”

    万妙人闻言松了口气,而后道:“能找的已经找齐了。”

    “既如此,那就算了吧,哎……”

    话到最后,北河一声叹息。看来只能找到冷婉婉,让对方帮忙了。

    如此想到时他站起身来,而后随着万妙人走到了洞府的大门前,并将洞府的大门给打开。二人一番道别之后,万妙人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不过临走时,北河拍了拍对方的肩膀,这在万妙人看来是占她便宜的举动,北河实则在她身上种了一缕血神精丝。

    回到洞府后,北河再次想起了之前通过洞心镜看到的那双白色眼珠。

    良久之后,他才回过神来,并向着密室行去。

    打开密室的大门,他就看到了被困在阵法中的澹台卿。

    只是这时他却惊讶的发现,澹台卿脸色血红,身上还有微弱的血光在闪烁。

    眼看北河出现,只听此女道:“给我种下血禁的那位,感应到了我的位置,并在一路靠近。”

    听到她的话,北河目光顿时变得凌厉了起来。

    只是短暂将澹台卿给放出来,她的仇家就感应到并赶来了,这还真是够凑巧的。

    而他可不想因为澹台卿,惹上什么麻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