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6直播

006直播

006直播

006直播手机版

006直播网站地图

006直播 > 人生在世天地宽006直播 > 第102场 挖着试试看
    第二天起早,退了招待所的房间,在附近的部队加油站将车加满油,连两个备用铁桶都灌满。

    军用油票如今多得很,都是邓国伟给搞来的,那家伙在沪上人头广、办法多。

    兵马俑博物馆在临潼,属于真正的顺路,八点半刚开门就进去参观,两人着实被震撼了一把!

    上辈子03年那次来长安是办事,很忙、事多,压根没顾得上来这参观,没想这辈子倒有了机会。

    参观完出来,又瞄了瞄路边秦皇陵的大封土堆,没停车去登个顶啥的,就是感慨道:“有人说人一辈子一共有三次死亡,第一次是心脏停止跳动,从生物的角度来说,这人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第二次是在葬礼上,认识的人都来祭奠,这人在社会上的地位就死了。

    第三次最悲伤,当最后一个记得你的人死后,那你就真的死了。

    终极死亡,从此不会有人知道你来过这个世界。”

    第一次听到如此有哲理的话,相永强也多看了那座山一般的封土堆,突然有点想法,道:“他估计能让人记住一万年,只要人类没自己把自己全整死。

    二哥,和那地底下躺着的秦始皇比,咱们这些普通人太渺小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太渺小,就像灰尘。

    爹妈都给起名了的,可大部分人死了之后几十年,都用不了一百年就会给彻底遗忘。

    尘归尘土归土,消失得干干净净,就像没来这世上一次一个样,有没有觉得别扭?”

    堂弟没有回答,他还太年轻,这种感觉还不会特别强烈。

    相伟荣又道:“人来世上来一次不容易,没成小猫小狗,能投胎做人就是运气好的。

    咱成不了能让人记住万年的秦始皇,但让世界记住一千年还是有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永强一听,说道:“二哥,你想做沈万三?”

    从政是还有机会,但从现在二哥做的这些事来看,显然不是他的选择,那就只能从钱出发,或者从文化啥的入手。

    可想要别人记住一千年,文化就别想了,二哥貌似不是这块料,成不了颜真卿、鲁迅这类人。

    没想,相伟荣笑着道:“沈万三?我才不像当那个蠢货,猪太肥会挨宰。

    永强,视野要放的远一些,这大好世界哪都是机会,不要老只盯着国内。

    我们还年轻,有机会!

    还有,别人能记住你一千年,活着的时候就能过得比帝王还舒服,一带两便的事...”

    行车路线不用绕来绕去,车子拐入108国道一路往东北开就成,要到晋省距离五台不远的忻zhou,才会离开这条国道向东拐弯。

    再过去不远,就到五台。

    这头开车的相永强听着堂哥的话,心里也觉出点味出来,越来越感觉扔掉过去,跟着他出来闯荡的正确。

    如果成个傻子,那等自己死后,还会有几个人记得自己?

    能记住多久?

    地里一埋,就是从没来过这世上一回!

    这辈子跟定了二哥,要是他能让世界记住一千年,那自个三、五百年还是有希望的。

    也许搭个顺风车,也能千年留名都不一定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扔掉乱七八糟的心思,相永强安安心心开车,接下去这一路能有800多公里。

    不到中午就从秦皇陵出发,五个多小时内过渭南、大荔,车子到合阳,这就找政府招待所住下。

    天都还没黑,这路段不熟悉,安全第一,不赶夜路。

    这一路的风土人情与江南大不同,关中地区,黄土台地上植物稀疏,但还算凑合,至少比电影里看到的西边延安地区绿化要高。

    之前两人没打算去那边转转,不能浪费时间,因为在相伟荣的记忆里,11月之前必须回家!

    奶奶也就是今年的人了。

    10月3号过韩城,进入晋省后穿河津到达稷山,路边小食摊买了几个饼子,再来了碗羊肉汤就算搞定。

    下午一口气过新绛、侯马、曲沃、襄汾、临汾、洪洞,抵达霍xian。

    4号开足马力,一早天还没亮就出发,就是在路过省会并州市,找当地的友谊商店花了点时间。

    不买古董,而是买了两件军大衣,外加保暖的裤子、帽子、手套和鞋子:友谊商店,那也是有华夏产军大衣卖的,还是质量非常好的军用正宗货!

    其它地方买不到,没布票。

    晚上8点多终于抵达五台,这距离落脚的目的地台怀公社还有个八、九十公里。

    今儿不开了,不然半夜到那地方,估计连个住的地都找不到!

    两人从沪上出发时都还穿着短袖,虽然带了些换洗的衣服,但也没带冬衣,就是有军装外套。

    一到北方地区,入夜后车里开着暖气还算好,但下车就够呛。

    在忻zhou加油时就感觉冷,这会五台入夜,套上崭新的军大衣那叫一个舒服!

    现在才十月初,北风一吹,晚上的体感温度比冰点高不了几度,冷嗖嗖!

    这地方,冷!

    第二天中午到了台怀,更冷!

    这是全国知名的旅游胜地,这年月游客是没几十年后那么多,但也有慕名而来单位。

    为了招待来这游览的人,县里在这个公社造了几家旅社,两人找人问了问,找了家最大的政府招待所。

    有房间,运气还行。

    今天不行动,中饭后到附近五台山最大的显通寺逛了逛,之后在小镇走了走,买了份导游图,这就回了招待所。

    休息,最好的休息就是睡觉,这些天一直赶路累的够呛!

    6号上午9点退房,在街上买了些肉饼子,这就开车前往十多公里之外五台山中台翠岩峰。

    车子一出小镇就开始爬山,才开出几公里,相伟荣就把堂弟从驾驶位上换了下来,因为路上渐渐出现积雪。

    一路向上,简易公路渐渐被积雪覆盖,拉起加力杆,换一般驾驶员,碰上这样的情况估计得抓瞎。

    永强平地积雪能开,这山路积雪...

    也慌!

    相伟荣无所谓,这么点雪,对自个而言连小场面都算不上。

    开出能有七八公里后,随着海拔的不断升高,路面积雪越来越厚,这还是几天前下的都没化干净。

    天色有些阴沉,车外风很大,上午问招待所工作人员,说傍晚可能下雪。

    终于开上面积巨大的中台顶,车子停到低洼背风处,两人下车。

    这太高了,没遮没拦,当心挨雷劈!

    远处几百米外有个气象站,应该有值班人员,没去那。

    没人,鸟都没一只,这台顶之上,阵风感觉能有七、八级,没事傻子才出来!

    近处有片废墟,戴着火车头帽,把太阳镜当防风镜用的相伟荣大声对堂弟道:“那就是演教寺的旧址,据说北宋第二个皇帝在这座寺庙的佛塔下边埋了不少宝贝,我们挖着试试看!”